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党的建设 > 正文

    农村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乡村振兴得依靠谁?

    2021-03-30 19:47:22    浏览:5   

    20210303075835618.jpg

    这几年,我明显感觉乡村年轻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不是出外打工,就是到城市里安家了,农村的剩下的老人和留守的儿童。

      

      一部分年轻人通过读书“跳出”农门,还有一部分人在城市买房安家,除了逢年过节,农村现在年轻人是比较少的,红白喜事做事帮忙的人也少了,年轻人不呆在农村里,在农村新建房子的也少了,不仅如此,农村的空房也越来越多,很多老人跟随子女去城市安度晚年去了。

      乡村的振兴,得依靠谁呢?

      

      我觉得还是得依靠年轻人,特别是有文化的年轻人!如何才能吸引年轻人留在乡村呢?

      我们每个人都想创造美好的生活,年轻人也是如此,所以为年轻人提供创业的平台,让他们有机会在乡村干出一番事业,这是非常关键的。

      

      这几年也有很多年轻人回到了家乡,很多人当起了“新农人”,但很多人失败了,很多“新农人”最终变成了负债累累,年轻人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技术,主要包括种植、养殖技术等等,吸引年轻人留下来,不仅要提供平台,还要帮助他们成功!

      在推进现代化的过程中,乡村该何去何从,是必须要回答的理论命题。早在2003年,贺雪峰就提出了“乡村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的判断。一直以来,贺雪峰主张将乡村建设成为中国现代化的稳固大后方。对于协同推进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乡村振兴,人才先行。

      那么哪些人才应该重点培育?首先要从“新农人”开始,因为这个群体是对农业产业化最拥护、也最活跃的群体,既要扶持增量也要挖掘好存量。对“新农人”的找寻,就要从在乡村就业中人员构成来区分。

      新农人在哪里?

      首先,是来自生产者中的“新农人”。根据国家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我国小农户数量占到农业经营主体98%以上,小农户从业人员占农业从业人员90%,小农户经营耕地面积占总耕地面积的70%。

      由此可见,虽然“大国小农”仍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农情,但第一产业中就业的1.9亿人中,仍有1900万人员属于适度规模以上种植户、其经营了6亿亩的耕地面积,人均经营了32亩耕地面积。

      虽然根据他们的生产经营能力和种植规模,其中的很多主体仍不足以形成在县域内体面收入的能力,但这些适度规模以上种植户,都有能力提升后做大规模的潜力,因为后续,更多的小农户会逐步把14亿亩耕地的种植或服务交予他们手中。

      这些主体,当前主要是家庭农场和种植大户,下步新进入的主体可能是在我国工业化后期阶段从城里返乡流转土地种植的一部分群体,以及通过农业服务业、土地合作社等较新型模式促进土地规模化种植的群体。

      

      户经营耕地50亩以下的小农户中,不同规模农户的占比

      

      我国小农户占比为98%

      

      我国农户受教育程度初中及以下占比85%

      *以上数据来源:国家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

      其次,是来自农资农机生产企业、批零企业中的“新农人”。由于农业投入品的工业化产品特点鲜明,本世纪以来的二十年,随着农业投入品生产能力的进一步提升,国内竞争加剧,产业逐步进入产能过剩时代,因此,行业中非常普遍的推进了技术营销,即农资农机企业需要全面建立技术专家队伍,深入田间地头,召集众多农民参加的农民会讲解实用、有效的技术,才能促进农资农机产品销售。

      同时,也促成了产品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步形成了与国外优势企业差异化的产品能力,也往往更具有性价比。这就使得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模式越来越呼之欲出。这事实上也是我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建设的全国农技推广网络体系(包括植保站、农技站、土肥站、农科院等),全面向上述市场化的农技指导系统与政府系统结合的方向发展。

      这个阶段,可以说,在农资农机生产企业、批零企业具有开展技术营销能力的群体,以及已旗帜鲜明的向农业服务业提供商的方向转型的生产企业、渠道企业,均是典型的“新农人”群体。截至2020年底,全国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数量超90万个,农业生产托管服务面积超16亿亩次。通过集中采购、机械化作业,农业生产托管节约了生产成本,同时发挥了规模经营优势,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益。

      预计当前这一领域中的“新农人”已达数百万人之多,他们在全国2000多个县、3万多个乡镇的农村区域,在持续传播着农业技术。

      三是来自农民合作社中的“新农人”。截至2019年底,我国依法登记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已达到220.3万家,通过共同出资、共创品牌,成立联合社1万多家。从模式看,农业合作化是符合农业产业特征的最适宜模式,因此在世界各个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农业,都是最主要的规模化、产业化聚合提升方式。但由于我国种植业相对的较弱质局面,和农业支持保护政策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相关空壳社等发展。使得本应是在“新农人”中贡献最重要份额地位的合作社中的“新农人”,在种植业端中,目前数量尚不及前两者,全国的真正良好运营的种植业合作社中,大体能贡献近一百万名“新农人”。

      四是如农旅、种养结合、农渔结合、三产融合等涉农跨界的“新农人”。由于种植业产值分解到全国众多的农户身上时,不易建立提供县域层面较体面收入的能力,许多有识之士,也在上述这些方面下功夫,把种植业做成了配套其他较高获益性的产业,在农区往往是种养结合、农渔结合,用养殖效益改善收益。在城乡结合部,则有一定的农旅和三产融合发展空间。

      新农人需要学习什么?

      界定了上述“新农人”群体,农业现代化提升就有了发动机。但发动机也需要油来提供能量。那么新农人需要学习哪些能力呢?根据农服研习社向遍及我国南北、东西二十多个省的数百位“新农人”调研的样本数据。我们的调查排列如下:

      1.作物学知识

      包括本地主要栽培作物,栽培方式,农艺措施,大致的亩产等等

      2.经济学知识

      包括成本估算,种子,农药,化肥,滴灌喷灌设施,大棚的成本,人工成本,作物连续几年的价格波动,预估收益等等。

      3.基础机械知识

      农业耕作机械,植保机械,收货机械方面的使用,保养,简单维修等等

      4.管理知识

      对于员工或被雇佣者的管理,奖惩制度等等。

      5.人际交往能力

      如果不是本地人,怎么与当地人处理好关系等方面。

      而农业作为一项生产过程,最关键的“油”之一就是技术。新农人必须懂技术,尤其是不断更新的种植技术、与新产品和新机械相关的新的应用技术。

      “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农业种植是一项复杂的户外生产过程,务农需要专业化。新农人必须懂技术,尤其是不断更新的种植技术、与新产品和新机械相关的新的应用技术。  

      新农人能力提升架构图

      上篇提到,乡村振兴人才的问题,是怎么提高收入的问题?怎么才能留住人才的问题?

      中国的年轻人,绝大部分都不愿意从事农业,上过大学的,一般都留在城市里工作,娶妻生子,留在城市里生活,没上过大学也更愿意出去打工,一年之内大部分时间都在城市。只有一小部分年轻人愿意从事农业,那么农业的就业环境如何呢?能把他们留下吗?

      知识要有价。

      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行业都将设有门槛,不能让什么人都能参与,只有专业的人才能参与。

      以农资行业为例,大部分的农资企业,一般毕业季,或者就业高峰期,都会招一大批新的大学毕业生,然后让这些人做销售,把他们散放在各个市场上,听天由命,有条件的跟在老业务身后打杂,慢慢学习在这个行业生存;没条件的只好自己在外面学,一般沦落成给农资经销商干杂活的苦力搬运工,所以农资行业的员工流失率很高,很多新员工受不到尊重,也学不到知识,很快离职,而对企业来说也是极大的浪费,是时间和金钱的浪费,缺乏人才,员工成材率低已经成为制约很大公司的最大障碍,要是能有专业的培训机构,把他们培养成材那该多好啊!那会省去企业的很多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成本。

      还有,农资经销商这个群体,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普遍学历都不高,知识不成体系,他们在工作很辛苦,起早贪黑,但是很多生意却做得不好,生意做得不好的原因是缺乏专业知识,他们的知识来源也主要来源于田间实践和厂家的培训,而现阶段随着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很多农资经销商的知识储备已经完全跟不上这个时代,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农资经销商越干越难的原因,他们迫切需要学习和充电,把以往的碎片化的知识整合起来,形成体系,充分了解整个作物生长过程中的栽培技术、营养知识、植保知识等,以适应这个时代的需要、所以整个农资行业都需要学习,都需要充电,都需要知识更新换代。  

      该如何充电?

      自2018年以来,农服研习社引入农业发达国家的认证作物顾问CCA(Certified Crop Adviser)和植物保护技术顾问PCA(Pest Control Adviser)农业职业技能教育认证体系,对体系进行消化吸收,开办了“中国作物营养经理(CCA)”和“中国植保技术经理(PCA)课程,学员对课程满意率达100%,其核心原因就是课程从理论到实际操作层面都围绕以下两个能力模型目标系统地对学员能力进行提升。

      正视三农工作的艰巨性

      仅靠懂技术和管理的“新农人”单兵作战,也不易稳定、持续获益。在农村中,往往既需要“新农人”个人的能力建设,也需要乡村中和城乡统筹中,更系统的体系和架构来支撑。

      半年来,我们访谈的数百位“新农人”对国家开展城乡统筹事业和模式,以及对国家农业支持政策的需要时,新农人提及最多的涉及四个方面,可概况为“四梁”——务农专业化、农户合作化、农服社会化、农业产业化。

      新农人反映,无论小农户务农收益能力稳定与提升,还是规模种植户收益的更丰富支撑因素,都需要有这四个“房梁”。没有四梁,新农业撑不起来。其中,第一个“梁”的“务农专业化”,由上述“PCA/CCA培训”来支撑。其他三个梁“农户合作化、农服社会化、农业产业化”,则既需要国家在城乡统筹融合发展中开展更系统的架构设计、机制设计,和持续不断的资源配置;也需要“新农人”在自身技术与能力提升的过程中,发挥领军作用,引领好农户合作化、农服社会化、农业产业化的组织和运行。

      国家围绕“四梁”中的能力建设,多年来特别是2003年以来,一直在持续、积极的配置公共财政资源,这个公共基础在不断提升的情况下,结合新农人的“八柱”建设,就能有益的实现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在这个过程中, 就把“新农人”建设把自己的务农技能、管理技能,与国家开展的城乡统筹事业和模式,有机融合在一起了。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的短板还是在农业和农村,社会公益活动可凝聚社会各界力量,推动农业产业升级,提升乡村治理,逐步形成人人皆愿为、人人皆可为、人人皆能为的氛围,推动乡村的全面振兴。

      要围绕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深入开展农村公益活动,不断把公益活动的新业态、新模式,同农村农业发展的新业态、新模式有机结合。要认真总结社会力量助力脱贫攻坚的有效经验,并不断完善、精准施策,搭建社会力量助力乡村振兴的平台,加大对社会力量参与乡村振兴的政策保障和激励,拓宽社会力量参与渠道。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农村政务网cun.org.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中国农村政务网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中国农村政务网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