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招商扶贫 > 正文

    马云外逃!国家是如何对他失去耐心的?

    2021-01-11 19:42:04    浏览:1   

    据知情人士透露,12月,马云已通过圣基茨护照离境。

    而在圣基茨马云拥有大量个人海外资产,虽然圣基茨这个国家也加入了CRS(金融账户涉税信息自动交换标准),但当地由于税低或免税,马云持有圣基茨护照,作为该国的税务居民,境外的金融账户信息就不用被交换回中国,避免了中国大量的个税和资产监查,看来“马爸爸”是不想再回来了,传奇落幕,一身功于名,留于后人说……

    而就在10月份的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迎来了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作为中国民营巨头的实际掌控者,他在会议上畅所欲言,巴塞尔协议、银行、金融系统,都成为他嘴下的“老规矩”。


    马云酣畅淋漓,吐露了久藏心底的声音。而所有人,包括在座的高层,都被他这番话给震惊了。

    潘多拉的魔盒就此打开,舆论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冲击着整个阿里帝国。

    2020年10月24日,这是互联网巨头们噩梦的开始。

    紧接着,马云被约谈、蚂 蚁金 服上市暂缓、反垄断山雨欲来……

    马云在风口浪尖处隐退,距离现在,整整50天了。

    但这场风暴还远远没有结束。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发话:互联网平台开展的网络存款,属于“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该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很快,三天之后,支付宝直接下 架所有互联网存款产品。连带着腾讯、京 东、百度、滴滴等所有涉及相关存款产品的互联网平台,全部跟进下 架。

    与此同时,大批银行开始从支付宝撤退。


    有意思的是,参与这些互联网平台的,大都是地方小银行,比如三湘银行、锡商银行、亿联银行、蓝海银行……这些大部分人都未曾听说过的小银行,风险控制能力堪忧。

    其中有一家叫做吉林亿联银行的,2017年才开业,2018年巨亏1.49亿,2019年进军互联网存款后开始大爆发,当年扭亏为盈就赚了1.53亿,存款总额从86亿飙升至239亿。

    互联网金融,俨然成为了一场流量游戏。

    如今,这些银行纷纷作鸟兽散。

    更劲爆的消息出现在近期,根据人民日报的消息,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 案调查。

    这是继此前阿里投资、阅文和丰巢被处罚之后,反垄断祭出的又一个大招。

    这个大招非比寻常,用知名学者方兴东的话来说:二选一是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最好的抓手,行为清晰,证据确凿,性质恶劣。

    以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险象环生。

    2014年前后,如果你出现在双十一期间的某个电商基地,你大概率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电商卖家排着队,在马云的财神版神像前跪拜,乞求双十一能风调雨顺。



    那时候,以淘 宝为代表的电商缔造了很多创富神话。在义乌江东街道,双十一开始的第一年,他们的网上成交额由8亿元变成40亿,一年翻了5倍。

    作为国内电商的开创者,马云被捧上了神坛。祭拜马云版财神像之外,人们开始把马云成为“马爸爸”。

    马云被捧上神坛的同时,阿里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新财富曾统计过阿里巴巴的万亿版图。其中,阿里巴巴自身市值5.6万亿元,参控股的上市公司总市值4万亿元,投资的独角兽总估值1.2万亿元,合计高达10.8万亿元。

    从版图中可以看出,阿里的目标分布在电商新零售、媒体娱乐、物流、生活服务和健康这五大领域。用新财富的话来说:马云的战略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控制“信息流、物流、资金流”。

    在这个过程中,马云的个人风格愈加凸显,说话也越来越“硬气”。

    2015年1月23日,工商总局发布《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提出淘 宝网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

    4天之后,淘 宝应战,在官方微博上直接开怼:淘 宝不是执法者,无权打掉这些卖假货的商家,这是工商总局干的事。

    很快,国家工商总局在官网挂出《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矛头直指淘 宝,还用上了一个成语:养痈遗患。

    同一天下午14点,淘 宝继续开怼,甚至点名具体官员:网监司司长刘红亮程序失当、情绪执法,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几番回合之下,阿里占得上风;但背地里,工商总局评价阿里:傲慢。

    这样的“硬气”时刻,与马云如影随形。当年支付宝方案被银联总部拒绝后,气愤的马老板高呼:如果银行不改变,我就来改变银行。

    2017年,在阿里巴巴投资者大会上,马云更是语出惊人:到2036年,全球五大经济体可能就是美国、中国、欧洲、日本和阿里!

    人的野心会随着地位的变化而变化,这样的现象,我们通常称之为膨胀。

    马云和阿里背后的危机,蔡洪平是最早的预言者。

    “马云几千亿花呗、借呗,钱从哪里来?先银行贷款,再发ABS。花呗、借呗30多亿资本金搞到了3000多亿,放大了100倍。”

    而11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出台的网贷新规明确规定: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中国基金报曾计算过,以1.8万亿联合贷计算,蚂蚁集团对应的表内贷款余额至少为5400亿元,远高于目前的362亿元表内贷款余额。

    这让阿里面临巨额资金压力。

    过度的杠杆,不仅会让风险蔓延,而且让蚂蚁逐渐触及了许多禁区。

    余额宝的出现,让银行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中央电视台著名评论员甚至在博客上攻击蚂蚁,称其为“吸血鬼”和“金融寄生虫”。

    另一方面,蚂蚁发放的小额消费贷,会让穷者愈穷、富者愈富。

    对数字毫无概念的低收入人群,将轻易得来的贷款用于满足自己的消费欲。这就像借钱给赌徒去赌博一样,只会让他越陷越深。

    更重要的是,像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已经逐渐迷失了自己的边界。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农村政务网cun.org.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中国农村政务网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中国农村政务网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